大气污染最严产业政策启动 治理雾霾有法可依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昨天(28日),北京迎来了六七级、阵风八级的大风天气。这对正在经历又一次雾霾天气的北京来说倒不完全是坏消息。然而不同的是,这次大风的作用并不只是吹散了雾霾,还带来了黄沙。 

昨天,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特意召开了专家委员会,有意将雾霾的元凶PM2.5命名为“细颗粒物”。但甭管是细颗粒的PM2.5还是大粒的沙子,总之是喧宾夺主地赶走了蓝天和清新的空气。昨天出门的人们,最大的感受就是没处躲没处藏,不敢大口呼吸不说,脸上还被沙子拉得生疼。

虽然近两年来,华北地区沙尘天气有所减少,但难说今年的沙尘不会卷土重来,另外,频频光顾的雾霾,又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对此,北京市有哪些应对措施呢?

今年1月以来,我国中东部地区遭遇了罕见的雾霾天气。在昨天刚刚进行的中国气象局3月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气象局应急减灾与公共服务司司长陈振林介绍说,华北地区跟常年同期相比,静稳大气状态的天气持续的日数达到了70%以上,也是多年来比较高的一年,容易造成水汽凝结,颗粒物更容易附着在一起。受气象条件影响,再加上排放增加,两者结合形成这种雾霾的天气。数据显示,昨天北京全市PM2.5浓度普遍超标两倍至三倍,呈现重度污染状态。

北京市环保局表示这种影响范围广、持续时间长、浓度水平高的严重空气污染是近年来比较罕见的。具体到北京,严重空气污染的成因包括污染物排量大、扩散条件不利、区域污染和本地贡献叠加等。北京的西部和北部分别是太行山和燕山,800多米的高山挡住了污染物的扩散,这种地形条件造成了污染物的堆积。另外,北京地区的污染源主要分为四类,包括机动车尾气排放、燃煤污染、餐饮污染和工业排放及建筑扬尘等。

北京近年来加快了压减燃煤步伐,大力加速老旧机动车淘汰。优化产业结构,加快高污染企业淘汰退出。今年1月23日,北京在全国率先正式公布了PM2.5监测数据,目前,北京市PM2.5监测站点达到了35个,均匀分布在城区和各郊区县,基本形成地面和立体相结合的空气质量监测网。同时,北京完善了空气质量污染预警发布机制,编制并实施了《北京市空气重污染日应急方案》,在空气重污染日时,按照分级应对原则,提醒市民采取相应防护措施。相关部门表示,北京将进一步加大污染源监管力度,今后一旦出现重污染天气,还将继续采取部分企业停产和部分公车停驶等措施。

但是像空气污染这种事,不管是雾霾还是沙尘,那当真是“不谋全局者,不能谋一域”。咱们这就把地图比例尺缩小,着眼全国。今天,恰逢史上治理大气污染“最严产业政策”启动。

具体来说,就是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重点区域的19个省、区、市的47个地级及以上城市,从今天起就要实施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严格控制大气污染物新增量了。其中有哪些具体措施值得关注?环保部门是否还有其他针对性措施出台的计划?

近日召开的环境保护部常务会议认为,在重点控制区实施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严格控制大气污染物新增量,将倒逼产业结构的升级和企业的技术进步,从而推动大气环境质量不断改善。

基于此,会议确定,纳入特别排放限值的重点控制区,共涉及19个省(区、市)47个地级及以上城市的火电、钢铁、石化、水泥、有色、化工等六大重污染行业以及燃煤工业锅炉的新建项目,火电、钢铁、石化工业以及燃煤工业锅炉的现有项目。

这些地区从2013年3月1日起,新受理的火电、钢铁环评项目将执行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石化、化工、有色、水泥行业,以及燃煤工业锅炉等项目待相应的排放标准修订完善并明确特别限值后执行。钢铁行业从2015年1月1日起执行石化行业、燃煤工业锅炉项目相应的排放标准还在修订完善中。

在经历两年冬季长时间、大范围的灰霾之后,环保部、国务院法制办、全国就加速《大气污染防治法》修订工作达成共识。这是该法2000年实施、2006年修订以来的又一次修订。环保部起草的修订建议稿不仅将企业违规排污的罚款上限提升到100万元,还取消了大气污染事故罚款上限。

除了《大气污染防治法》之外,作为“环境基本法”的《环保法》和针对汽车尾气的《机动车污染防治条例》的修订和立法工作也有望提速,“排污许可证”、“大气污染联防联控”等新政有望纳入。

环保部政研中心环境经济与管理政策研究室主任沈晓悦建议,在取消罚款“天花板”等行政手段之外,还应该重视市场机制,这有助于建立企业的内生激励和优胜劣汰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