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共同应对气候变化挑战新能源技术合作前景广阔

中美共同应对气候变化挑战新能源技术合作前景广阔

中美周日发表联合声明,两国同意在今年年底启动新一轮国际谈判之前就应对气候变化提出更有力的承诺。

联合声明称:“中美两国致力于相互合作并与其他国家共同应对气候危机。” 两国还同意讨论减少排放的具体行动,包括能源储存、碳捕获和氢能开发。 中国承诺采取更多行动实现2060年“碳中和”目标。

能源治理最核心的问题_能源治理与法律前景_能源治理/

用清洁能源替代煤炭可节省 1.6 万亿美元

中美双方还承诺继续努力,包括在《巴黎协定》框架下在2020年代采取强化和强化行动,合作识别和应对相关挑战和机遇。 《巴黎协定》致力于将全球平均气温上升控制在2℃以内,并力争将其控制在1.5℃以内。

全球气候谈判定于今年11月1日至12日在格拉斯哥举行。 两国计划在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公约第26次缔约方会议之前制定各自实现碳中和和温室气体净零排放的长期战略,并尽可能扩大国际投融资支持发展中国家从高碳化石能源向绿色低碳可再生能源转型。

为此,中美两国将继续讨论2020年代的具体减排行动,包括制定工业和电力部门脱碳的政策、措施和技术,包括通过循环经济、储能和电网可靠性、碳捕获重点发展可再生能源、绿色气候适应农业、节能建筑、绿色低碳交通等。

英国气候数据提供商TransitionZero周四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如果中国要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那么到本世纪末,其燃煤发电厂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需要减少一半。 目前,中国煤炭仍占发电行业的近70%。

报告还估计,通过用清洁能源取代大部分燃煤电厂,中国可以节省 1.6 万亿美元。 TransitionZero联合主任马修·格雷表示:“即使不考虑气候变化,如果中国使用零碳解决方案取代燃煤电厂,也会节省资金。” 在“十四五”规划中,中国承诺继续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在近日发布的《中美气候合作新议程》文件中写道:“中美在推动全球经济结构向清洁、低碳、可持续发展方向转变方面拥有共同利益。”从气候变化带来的能源创新挑战来看,清洁能源在中美能源结构中的比重将逐步提升,增速将超过其他能源。

据国际能源署和英国石油公司统计,2019年,中国和美国分别占全球能源消费的25%和16%。 中美风能、太阳能、水电、核能等新能源消费总量分别为20.05%。 艾焦耳和13.69艾焦耳,分别占年燃料消耗总量的15.4%和16.3%。 中美合作可以有效提高两国低碳生产力和竞争力,中国低碳产品也可以大大降低美国市场可再生能源产品的价格。

在美国,政府也在通过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投资来应对气候变化的挑战。 本月早些时候,拜登政府宣布投资2万亿美元用于美国基础设施以及可再生能源和清洁能源技术转型,以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挑战。

据投资公司 Raymond James 估计,应对气候挑战相关领域的投资约占 2 万亿美元一揽子计划的三分之一,即超过 6000 亿美元。

在该计划中,美国政府将斥资数千亿美元扩大电动汽车市场规模。 此外,碳捕获与封存、先进核能、氢能等新兴能源技术示范项目也将获得150亿美元。 美元资助。 拜登政府的基础设施投资计划还提议将风能和太阳能项目开发商的关键税收抵免延长十年。

中美新能源技术合作前景广阔

当前拜登气候计划的核心是全球气候治理领导力和美国绿色经济的振兴。 面临产业结构瓶颈、基础设施投资瓶颈、新兴关键资源瓶颈、市场需求瓶颈等依赖中国合作和参与的瓶颈。 中国政府提出的碳达峰和碳中和目标也有赖于国内绿色经济的加速发展和参与主导国际气候治理。 在清洁交通、氢能、储能技术等领域,美国需要放开技术合作限制。

可见,中美应对气候变化合作潜力巨大。 在上周与美国企业举行的圆桌会议上,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官员表示,他们愿意与美国企业就强制技术转让、知识产权等方面进行对话,并强调中美企业在经济合作中的重要性。电动汽车、碳中和和数字经济。 合作潜力巨大。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的报告指出,两国应注重在气候适应、低碳技术、碳中和等新领域开展具体合作和知识产权保护,在低碳领域结成有竞争力的伙伴。领域,密切关注美国低碳产业对中国知识产权、政府支持、不正当竞争等方面的担忧,建立了中美低碳知识产权合作机制,共同培育为中美低碳产业发展提供良好的知识产权等制度环境。

报告还表示:“技术合作是走出气候挑战深渊的出路。” 中美在高端技术方面仍存在差距。 未来两国可建立稀土、锂矿等全球可再生能源基础材料领域关键矿产的可持续发展。 发展联合工作组。 此外,建议我国学习特斯拉模式,重点应用碳汇、碳捕获等减排技术,支持国内外碳密集型、碳敏感型行业“弃碳”,打破双方积极开展双边碳循环经济战略竞争。 情况。

去年,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生产的Model 3量产实现了跨越,产能提升至年产25万辆。 特斯拉表示,将继续扩大在中国的业务。 去年以来,特斯拉在山东潍坊、临沂等城市建立了多个特斯拉中心。 公司位于上海的充电桩工厂也已正式投产,充电网络将不断向更多城市拓展。

在国际气候融资机制方面,中美也有着广阔的合作前景。 为通过绿色金融拓宽投资渠道、激发低碳技术创新,2020年7月,财政部、生态环境部、上海市政府共同设立国家绿色发展基金有限公司,首期基金总规模达885亿元。 。

美国重建新能源基础设施的投资正在为中国增加对美国民用基础设施的投资创造机会。 在疫情后的美国经济复苏中,包括绿色信贷、绿色债券、气候基金在内的多种绿色金融工具将成为拜登政府推动清洁能源吸收外部投资的重要来源。 中国对绿色金融的重视正是填补了这一资金缺口。

此外,包括苹果在内的美国企业正在探索碳排放项目,为投资者带来经济回报。 上周五,苹果宣布与保护国际组织和高盛一起设立 2 亿美元的恢复基金,投资森林保护项目,目标是每年从大气中去除至少 100 万吨二氧化碳,相当于超过 1百万吨二氧化碳。 20万辆乘用车的燃油消耗量也展示了一种可行的财务模式,可以帮助扩大森林恢复的投资规模。

苹果公司负责环境、政策和社会事务的副总裁丽莎·杰克逊(Lisa Jackson)表示:“通过建立一个既能产生财务回报又能产生真实、可衡量的碳影响的基金,我们可以在未来推动更深刻的变革,并鼓励全球变革。”投资”。